柠檬辰

这里是黑辰,蠢画手一只(ღ˘⌣˘ღ)偶尔写点文/维勇♡love/es/朱樱司的ATM/

一个维勇的短漫小甜饼(¯♡¯)~

维:ヘ(;´Д`ヘ)勇利勇利勇利勇利....
勇:维克托?
维:勇利勇利ヘ(;´Д`ヘ)我又做了那晚你说一切都结束吧的噩梦了...
勇:....但是我已经改变主意了阿,我是不会离开维克托的哦
维:(´;︵;`)〖哭的像个孩子〗
勇:...../////〖亲〗
维:.....!!!
——————————————
维:wow勇利>♡<,能再来一次嘛.....!!
勇:no/////!!

一个小脑洞(º﹃º )!最近都没怎么产粮....是名为 〖胜生•维克托出周边必买•勇利〗的摸鱼ww

【维勇】 ♡维克托的独白♥


★描写维克托从舞会结束后到勇利视频的发出之间的一段维恰的内心独白短篇>.<

☆可能有ooc

★祝食用愉快♥

——————————————
“天呐。”
半响,埋在沙发里的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用手指按在自己的唇前,发出一声低低的感叹。漂亮的湖蓝色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上“灵活”的身影,他甚至一刻都不想让自己已经有些干涩的眼球转动,只怕落下现在屏幕上映着的人儿的任何一个细小的动作。

“上帝,他真是个为了带给我惊喜而诞生的天才!”
银发的俄罗斯人嘴角上扬,欣喜的,有些醉意的注视着手机里的那个人,有些恋恋不舍的关掉视频,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触,一个被特殊整理过独立出来的相册,跳了出来。

“如果不是这个视频,我真的会认为你是个自说自话的人呢——勇利。”维克托抿着唇,舔着自己有些冰冷的嘴唇,有些惰意像是终于确定了一件格外重要的事而放松下来,他舒坦的伸展着有些酸痛的身体,轻抚着倚靠在自己怀里的爱犬,闭上眼睛,开始回忆着那个让他深陷其中的宴会,留着黑发的亚洲男孩亲昵的抱着他,而那双平日藏在厚厚镜片下的漂亮瑰色眼睛,亮晶晶的,正毫无忌讳的望着他,娃娃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他低头看他的眼睛,瑰色的双眸闪着雾气,因为酒精摄入过量有些对不上焦飘忽不定的眼珠扑闪着,但在看到维克多的下一秒,就再没有移向别处,像是在看着他的世界,那样专注而陶醉。

他笑着,享受着,像是告白似的大声说出自己的愿望,虽然那晚胜生勇利和许多人斗了舞,但维克托却莫名的觉的,胜生勇利的舞,都是跳给他看的,他总是在一支舞结束后深情的注视着他,仿佛在说“看,我是多么可口。”

而是事实也确实如此,维克托承认,他真的棒极了,独一无二的,还没有人让他这样评价过,但是胜生勇利,他心甘情愿为他沉醉。

“维克托,来做我的教练吧!”

他已经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了,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他和他,他看到男孩笑弯了眉毛,欢呼着,喜悦的,张开双臂,把红的滴血的脸埋在他的脖颈里,紧紧的拥抱着他,维克托现在想起来还很懊恼,没有在他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时候,俯下身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深情的吻。那个美妙绝伦的宴会,是他存在过的二十七年中,与滑冰相遇时一般的奇妙感受,它在他的身体里膨胀着,蔓延着,把他已经有些麻木的心,装的满满的。
但仿佛一个精妙绝伦的美梦,胜生勇利在第二天就坐上了返回日本的飞机,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这让已经做好随时准备好“潜逃”日本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有些不安。

“嘿,这真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维克托自言自语的攥紧自己心脏前的衣襟,他能感受到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在他的胸口堆积,他想见到胜生勇利,可他并不知道他在哪,这让他有点郁闷,他变得时常闷闷不乐。
于是他开始在这份特殊的感情中寻觅有些干枯的灵感,回忆着那晚那双让他怦然心动的眼眸,里面装点的快要溢出后尽数倾倒进他的心里的情感。

“是爱呢。”最受女性欢迎的花滑冠军低声自言自语到。

于是他开始仔细推敲着自己的这份“爱”,然后开始编排“关于爱~Agape”和“关于爱~EROS”,纵使他为了带给世界惊喜不停的创造着各异主题的编舞,也还从未触及过“爱”这个主题,“love”是他舍弃二十多年都未拾起的两个“L”的其中之一,但现在他却开始了这个主题的编舞,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这一定和胜生勇利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一定就能确定了。

回想到这,维克托放下手机,环住自己腿上的爱犬,压低原本富有磁性的嗓音,和自己唯一的亲人分享自己的喜悦。片刻,他站起身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取下衣架上的外套,笑眯眯的转头,看向沙发上的爱犬:“马卡钦,接下来我们恐怕要出个远门了呢。”

————————
END

@OMI_刹那.未醒 冒味的艾特,给太太的一篇维勇小甜饼的同人> <希望能喜欢

最近临摹的维克托ww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迷人ヘ(;´Д`ヘ)【之后会尝试原创滴|・ω・`)!】